返回首页 > 您现在的位置: 来宾旅游 > 下设单位 > 正文

大瑶山里的枪声

发布日期:2017-12-11 下午 01:19:42 浏览:589

来源时间为:2015-05-24

中国要企业家,不要

共享单车,何去何从

机构改革新动向

十九大打开了中国和

刘邦用韩信:有眼光

历史的启示

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

搞明白“我是谁”,

西成高铁,两座城市

你必须知道黄奇帆想

世界屋脊另一边

除了情商,你还要知

不依靠工业化能否持

“洞朗对峙”背后的

榆林孕妇跳楼事件背

反腐败“打老虎”

印度的傲慢是从哪里

一位县委书记的从政

630亿资产大出售

印度的中央集权为何

成都之变

智商原理

寒门再难出贵子,

大国的忧患意识

黄冈中学没有“神话

司马家族何以能夺得

我们早已陷入在沟通

现在是撤掉“大酒杯

月点击

季点击

微信:southreviews

广告服务

发行服务

大瑶山里的枪声—一宗水库纠纷引起的群体械斗事件

械斗发生后,来宾市民政局的一位领导在一次内部会议上通报说,“因为水库承包的问题,巫科长出了点事”。

作者:文∣本刊记者韦星发自广西金秀

日期:2015-05-24收藏

耸入云霄的大瑶山,数千年来,绵延地匍匐在桂中地区。

有着“世界第一瑶乡”之称的金秀瑶族自治县(以下简称金秀县),就坐落在大瑶山脚下。这里生态优美、物种丰富,但在“一切向钱看”的年代里,金秀县如同它身处的大瑶山一般,鲜为人知。

以至于,百度上输入“金秀”时,跳出的竟是一堆诸如“金秀贤”等韩国影星的名字。

但今年5月初,因用水困难,村民与水库承包方的矛盾和冲突不断加剧后,大瑶山里的枪声,划破了金秀县的宁静,也打碎了很多早已支离破碎的贫寒家庭:几十人械斗后,4死3伤。

这注定是一场没有赢家的“战争”。

半夜枪声

5月6日晚9时许,金秀县桐木镇白村。朦胧月光,犹如一层薄薄蝉翼,轻柔地覆盖在白村上空。短暂的会议过后,村民决定去找太山水库承包方请来打鱼和保护打鱼的人,“理论理论”。

太山水库位于白村上游,四周是一座座山坡。几十个村民,从村口出发,循着月光,朝水库走去。

接近水库30米左右,“砰!砰!”枪声响起!村民赶紧掉头回村。当他们再次回到村口聚集时,有村民说:“子弹‘嗖嗖’从我耳边过。”尽管都是过了逞凶斗狠年龄的中老年人,但村民还是越想越气。

“我们空手去和他们讲理,他们开枪了!意思是,不愿和我们讲理了!”“开枪还得了呀?让几个‘粉仔’骑到我们头上撒尿呀?”……村民们你一言,我一语。越说越激动。

随后,他们将妇女和小孩安顿在家里,把门关好。这样,凡在家的,村里几乎每个家庭都“贡献”出一个男人。

关键时刻,这帮中老年人,抡起木棍出发了。当晚10点多,村民再次来到太山水库排洪道时,枪声再度响起!

但这回,他们手里有了木棍,听到枪声后,村民们追赶得更起劲:在一座长满甘蔗、名叫古园的山坡上,村民撵着水库承包方请来的人,满山跑。

但水库承包方请来的人,也不示弱,他们边跑边回头放枪“砰砰”。枪声无法阻止村民们的追赶步伐,朦胧月光下,满山尽是喊打喊杀声。

水库承包方请来的人,大约有20上下,他们从山坡上往山坡下跑,并跑到一个位于水库里的小岛(因连续干旱,水位下降,可从水库边沿直达这个小岛)。小岛里林木茂盛,他们躲在树林里边开枪,边对村民喊:“进来啊,进来杀死你们!”

村民果真朝那个小岛冲去。可能见到村民人数太多,水库请来的人,赶紧开溜。几个体力稍好的村民,在距离小岛约400米的地方,追上了他们。零距离的贴身肉搏进行了。

一位全程参与,在接受警方问话后,目前已释放回村的村民告诉《南风窗》记者:“我们很多人年纪大,跑得慢一些。当我们还在半山坡的时候,就听到棍棒和砍刀发出的频繁撞击声。”

突然,有村民喊:“赶紧下来啊,我们顶不住了!”这时,山上的人黑压压冲下来。乱棍中,几个人被打倒了。

事后清点发现:4死3伤。死者均是水库方请来的人:张建洪,梁增海,李汉军,廖克礼。伤者则是白村村民:韦志文、韦志强、韦志才。

金秀县委宣传部提供给《南风窗》记者的一份新闻通稿显示:警方在案发现场勘查发现,有两把自制射钉枪、刀具两把、作案用的木棍36根……

几十人持刀、枪、棍火拼,他们究竟有多大的仇?

悄然变化

事实上,他们本来没有什么仇恨,甚至有的根本不认识。他们火拼的由头是:水库养鱼之后,白村村民的饮用水受到了影响。分歧在于:村民捍卫自身饮用水。被请来的人,则捍卫老板的利益。

白村分为上白屯和下白屯,是太山村委会下属的两个自然屯。一直以来,太山水库就是白村约500村民生产、生活用水的水源地。

太山水库修建于上世纪50年代,正常年份水域面积约300多亩。一直以来,村民靠这个水库繁衍生息。

2002年,水库的管理方—金秀县水利局开始将水库对外发包给别人养鱼。首先接手这个水库养鱼的,是一个叫李耀煊(音)的老板。当时,李老板为解决群众用水问题,在水库尾部,挖了一口井,并把水引到村民所在村庄的高位处,进而将水压到村民家中。

这期间,村民和李老板相安无事。不过,六七年以后,水库被转包给一个叫巫天祥的老板以后,情况就起变化了。

首先是水源污染的问题。为让鱼长得快,巫天祥请人在水库投放又脏又臭的甘蔗滤泥、鸡屎和人的排泄物。这样,投了粪便的水库,其脏水渗透甚至直接流到了村民的饮用水源里。

村民不愿喝这个脏水。此外,水库受污染后,村民用水库的水洗澡,满身起痱子,易患上皮肤病。“去桐木医院看病,医生一看村民身上痒痒的红斑点就说,你肯定是白村人。”一位村民说。

2014年,金秀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曾抽取白村的水质检验。检验报告显示:总大肠菌群、耐热大肠菌群、浑浊度不符合gb5749-2006(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)的要求。

即便受污染的水,水源供应也是断断续续。因为老板请来了一些“混仔”负责插电给村民供水。比如需要抽水8个小时,但混仔可能抽水2个小时就去玩了。这样,村里经常停水,有时停几天,有时停一周甚至一个月。

这样,和以前承包的老板一比较,巫天祥就开始“得罪”村民了。2014年清明节前,一辆车牌号为桂bk7816的货车,要将一车甘蔗滤泥投放到水库里养鱼时,被村民拦住了,并扣了20多天—不让投放滤泥到水库里,同时车辆也不放行出村。

村民要求,水库老板必须书面承诺:今后不再向水库里投放污染水源的保证书,村民才会将车辆放行。

2014年4月,巫天祥在《承诺书》中承认,“自己在承包水库养鱼期间,采取了投放甘蔗滤泥、畜类粪便等行为,影响到了上、下白群众正常的生产生活用水,对此表示歉意”,同时做出承诺:1、不再向水库中投放甘蔗滤泥、人畜粪便;2、保证群众用水正常,供水中断时间不超过48个小时……

承诺书上,有巫天祥的签名和手印。

承诺之后,问题并没有解决。其间,村民给老板多次打过电话,但人家不理会他们。

这样,为解决用水问题。村民使出了十八般武艺:有的在附近山坡上挖坑,等下雨了,一勺勺舀水回家吃;有的到太山村委、桐木街上,用塑料桶去取,然后用摩托车或拖拉机运回—远的有六七公里;有的是几户合伙投资几千上万元,挖个小水井自给……但这毕竟是权宜之计,水依旧远远不够用。

对于上年纪的人,挑水更不是个容易的活。为此,村民多次到镇里、县里和市里的政府部门反映情况。凡是能涉及的权力或法律部门,他们都去碰运气。

金秀县政府的一名副县长、水利局局长、桐木镇政府等官员,也实地到白村了解情况,并多次召开协调会。会上,领导一度表态:2014年年底,确保群众喝上干净的水!

可后来,问题还是没有解决。愤怒的村民们,认为这是“官官相护”。

他们认为,老板巫天祥是个官员,可能是他昔日在桐木镇的下属在帮助他,所以他才敢视村民的呼声于不顾。或许也因这样,才使得村民从镇到县,再到市的上访都不管用。

巫天祥是桐木镇金村人。在白村村民心中,他是位“大官”:因为,早前,他在桐木镇政府上班,后来调到金秀县城上班,再后来就调到市里上班了。

其实,巫天祥官不大。5月12日,《南风窗》记者来到来宾市民政局。该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大约一年前,巫天祥已经退休了,此前,他任该局基层政权科的科长。

械斗发生后,来宾市民政局的一位领导在一次内部会议上通报说,“因为水库承包的问题,巫科长出了点事”。

矛盾加码

白村村民和水库承包方的紧张关系,并不是一天造就的,而是经年累月的矛盾积累。进入2015年,水库里的鱼慢慢变大了,加上4月以来,天气持续干旱,水库水位下降。老板也急着想把鱼打捞起来售卖。

为减少和村民的冲突,老板在打鱼前,自觉给村民正常供水几天。但由于之前的承诺很多没兑现,在打鱼前主动示好的供水行为,并不能赢得村民的认可。对抗开始了:供水问题没解决好,老板休想把鱼捞出去!

在5月6日枪声响起前,村民和水库承包方请来的人中,就发生了3次直接对抗。

第一次,老板请几个渔民要往水库里放网,村民立马过来阻止:你们不要打鱼,先让老板解决村民用水问题再来打。渔民走了。

第二次,又有渔民来到水库边拉网了,村民还是那句话:“不能拉!因为用水问题还没解决!”渔民强行往水库里撒网。村民也强行把网拉了上来。所以,这次打鱼仍没成功。同时,白村村民还将这些情况,反映给了桐木镇政府。

第三次,渔民又来放网了。群众想去把网拉起来。但发现几个人挥舞着砍刀,指着山坡上的村民大骂:“哪个敢来拿网?不砍手!直接从颈上砍下去!”

村民报警了,但警察告诉他们:要把证据拍下来。但村民不敢靠近,只在山坡树林的掩映下,远远地偷拍。

威胁村民的混混中,村民知道有个叫梁增海,梁是太山村高村屯人。在桐木镇都很有名,外号“五弟”,平时打架厉害,附近的人都不敢惹他。

这次放网后,村民也就没敢去把网拉上来。但到了晚上,趁着放网的人和混混们都回家了,村民就偷偷去把网收起来了。

5月6日的冲突,已是第四次对抗了。当天下午5点多,渔民在混混的护卫下,又去拉网了。担心半夜又被村民偷偷去把网收起来,所以这次的护卫工作,即便在夜间也进行。

村民开始商量:怎么办。商量后,大家还是决定去劝阻,结果迎接他们的是枪声……

当晚案发以前的两个小时,先后有村民、村干部给镇政府的领导、派出所打了电话汇报情况。且当晚,当村民提着木棍朝水库走去时,在水库边,他们就遇到了桐木镇派出所的几个民警。“民警当时把车停在排洪道附近路边的桥头上,但见到我们,没阻拦,也没说什么。”一位村民说,如果民警阻止,悲剧也就不会发生了。

但,这只是“如果”。

一声叹息

5月9、10日,《南风窗》记者两度进入白村。开始进村时,村民十分警惕:他们眼睛即便在看着地面,余光却在打量着每一个陌生人。验明身份后,他们把记者领进屋内,讲述着村庄正在发生的变化:男人基本都被抓走了,地里的农作物,无人也无心打理了。天一黑,家家户户都把门关得紧紧的了。

村民向记者

[1] [2]  下一页

最新下设单位
本周热点
  • 没有区县

  • 欢迎咨询
    返回顶部